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震序动态 > 震序动态

震序动态

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中医院易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过错的几种情况及应对方法

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中医院易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过错的几种情况及应对方法

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指患者在医疗活动中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发生的纠纷。患者认为医疗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在医疗活动中,未尽相关法律、法规、规章和诊疗技术规范所规定的注意义务,在医疗过程中发生过错,并因这种过错导致患者人身损害。患者通常依据《侵权责任法》第54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将医院诉诸法庭,法院在处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时,因纠纷涉及的医学专业性非常强,法院通常依据司法鉴定结论作出最终的判决。笔者研究了某医院近5年(2013年—2018年)医疗损害赔偿纠纷的案件,其中医院被法院判决需要担责的案件共18个,笔者对这18个案例的司法鉴定结论进行了梳理,发现医院易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过错有以下几种情况:

 

一、病历资料有问题(5例)

(一)医院在医疗过程中无过错,但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无因果关系

1例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虽病历资料有问题,但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无因果关系,医院承担10%的赔偿责任。本起案例中,司法鉴定机构认为医院送检封存的病历资料不完整,无手术记录;医嘱开具不详尽;护理记录出现错误。

(二)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

3例除了病历书写的问题外,医院还存在其他过错,故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医院的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其中有2例医院承担了20%的赔偿责任,1例医院承担了25%的赔偿责任。这些案例中,司法鉴定机构认为医院病历存在对患者病情变化观察不详,治疗过程不详,护理过程不详,患者性别记载错误,手术起止时间相同等明显瑕疵。

(三)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无直接因果关系

1例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医院的过错,但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无直接因果关系,医院承担10%的赔偿责任。本起案例中,司法鉴定机构认为病历不规范。

综上,医院在治疗过程中应督促医生及护士按《病历书写基本规范》规范书写病历。遇到医患纠纷需要封存病历时,一定要全面封存,不能遗漏病历资料,不能将其他病人的病历混入当事人病历中

 

二、侵害患者的知情权(3例)

(一)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

2例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其中一例未进行尸体解剖以明确死亡原因为由,认定医院承担25%的赔偿责任。一例因医院未积极与患者及家属沟通医院欲实施医疗措施的具体情况下,实施了相应的医疗措施,认定医院承担30%的赔偿责任。

(二)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损害后果的因果关系无法确认

本起案例中(1例),医院未充分举证证明其向死者家属尽到告知尸检的义务 ,故认定医院承担20%的赔偿责任。

从患者家属掌握的医学知识来看,患者家属往往对尸检事宜完全不了解,此时应当由院方向患者家属告知有关尸检事宜,若医患双方不能确认患者死因或对患者死因有异议的应当尸检。故尸检的告知义务在医院,医院也通常要求患者家属签署“尸检知情同意书”。但实践中,有些家属故意不签“尸检知情同意书”,造成诉讼过程中医院难以举证证明自己已经尽到告知义务。针对此种情况,医院可采取录音,录像,寻找证人等方式证明其已尽到告知义务。医院采取任何医疗措施都应告知患者及家属,并征求其意见,建议医院尽量完善知情同意书。


三、未及时通知患者检查结果(3例)

(一)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

3例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1例因科室未及时通知患者返院领取检查结果(医院还存在其他过错)被认定承担80%的赔偿责任。1例因痰培养的结果未及时通知患者(医院还存在其他过错)被认定承担40%的赔偿责任。1例因科室之间工作衔接出现问题,病理科未将检查报告及时送交临床科室,影响了临床科室的诊疗判断,被认定承担30%的赔偿责任。

检查结果出来后,应及时通知患者及相应的临床科室,避免贻误患者的治疗时间及影响相应的诊疗方案。临床科室也应及时主动向有关科室索要检查报告。医院若无此项制度,应制订制度,加强内部管理;若有此项制度,应严格按制度执行。

 

四、医院诊疗技术水平问题(10例)

(一)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因果关系

9例被司法鉴定机构认定医院存在诊疗技术水平问题,造成了患者的损害后果,其中3例承担了100%的赔偿责任;1例承担了85%的赔偿责任;1例承担了80%的赔偿责任;1例承担了40%的赔偿责任;2例承担了30%的赔偿责任;1例承担了25%的赔偿责任。

(二)医院在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有间接的因果关系

1例承担了55%的赔偿责任。

上述10例中,只有1例是因为麻醉过程中,针头不慎掉落刺伤了患者的眼部,造成患者的损害,对此医院没有异议,剩余9个案例医院均认为医疗过程中医院不存在过错。因此种类型的案件判决主要依托于司法鉴定结论,医院若想得到有利的判决,必须推翻之前的司法鉴定结论,但在目前法律制度的设计下是几乎无法完成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对有缺陷的鉴定结论,可以通过补充鉴定、重新质证或者补充质证等方法解决的,不予重新鉴定。”,从该条不难看出若要推翻鉴定结论有多困难,除了第一、二款比较明确外,其余条款主要依靠法官的判断,但正因法官不是医学专业,其通常也只能依靠鉴定机构的结论下判决。故,医院虽然申请鉴定人员出庭接受询问,也向法庭提供专家论证意见,但均收效甚微,法院往往采信司法鉴定意见。

                                                                                                              张静律师简介

  张静律师,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医学硕士,具有丰富的实务经验和扎实的理论功底。张静律师担任了包括云南鸿翔一心堂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727)在内的多家医药企业的法律顾问,目前担任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常年法律顾问。张静律师良好的医学背景、丰富的实操经验及扎实的理论功底深受多家顾问单位的好评。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