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震序动态 > 震序动态

震序动态

震序所马军、张静律师办理的案件入选2017年昆明市律师典型案例

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马军、张静律师办理的“XX等人诉XX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行政强制拆除纠纷案”入选2017年昆明市律师典型案例










附:

 

一、案例简介

   (一)【案例标题】

    XX等人诉XX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行政强制拆除纠纷案

   (二)【案件摘要】

    XX、李XX、赵XX、钟XX四人共同共有位于XX县凤麓街道澄波花园XX号的7层的房屋一套。2013年9月8日,XX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下称XX县城管”)以该房屋超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范围,属于违法建筑为由,未经法定程序即对房屋的3.5-7层进行了强行拆除,并导致未被拆除的1-3.5层墙体开裂。

四原告因不服XX县城管的行政强制行为,向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1、确认XX县城管强制拆除行政行为违法;2、由XX县城管承担行政赔偿责任,后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江川县人民法院管辖该案。2014年9月3日,江川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四原告的诉请,双方均未上诉。

    二、基本案情

    (一)案由

    行政强制拆除纠纷。

    (二)原告:赵XX、李XXXX、钟XX

      被告:XX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

    (三)案情简介

    原告赵XX和李XX是夫妻关系,与赵XX是父子关系,与钟XX是母子关系。2007年1月8日,XX县人民政府向原告颁发X国用(2007)第036号国有土地使用权证,该证记载土地使用权人为原告赵XX,土地坐落为XX花园,地号为01-03-33-33,土地用途为城镇单一住宅用地,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00.43平方米。2007年5月10日,XX县建设局向原告赵XX颁发编号为工2007-449号的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准予原告在XXXX花园建盖总建筑面积为532平方米的4层住宅,该许可证同时注明系补办,并附加了XX苑居住区住宅楼施工图和竖向设计蓝图。2007年6月19日,XX县人民政府向四位原告颁发了X房权证凤字第10170号房屋所有权证,该证及XX县房屋所有权审批登记表上均记载房屋所有权人为四原告,房屋坐落为XX花园,设计用途为住宅,房屋机构为钢混,总层数为5层,1-2层建筑面积为210.75平方米,3-5层建筑面积为281.68平方米。但该房屋总层数实际为7层。


    被告XX县城管系经批准设立的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机构,集中行使XX县县城区域内的城市规划管理、工商行政管理等11个方面的348项行政处罚权。2013年9月8日,被告以四原告建盖的位于XX县凤麓街道澄波花园XX号的房屋超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范围,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城乡规划法》第32条、第43条和《玉溪市查处违法用地和违法建设责任追究暂行办法》第5条的规定,属于违法建筑为由,对该房屋的3.5-7层强行拆除,后该房屋未被拆除的1-3.5层墙体发生开裂。经玉溪明镜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房屋被拆除的3.5-5层面积为82.58平方米,价值评估为344400元人民币。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该房屋未被拆除的1-3.5层墙体开裂与被告的拆除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1-3.5层房屋墙体开裂损失评估为81267.20元人民币

    (四)双方当事人意见

      1、原告认为:被告XX县城管对其所有的房屋进行强拆没有事实依据且强拆程序明显违法,被告应当承担违法强拆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

    1)被告的行政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没有事实依据。

      1原告依法取得的《房屋所有权证》是证明原告合法取得被强拆房屋的唯一凭证,原告依法拥有5层房屋。

      2)当《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与《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内容不一致时,应依法按照《房屋所有权证》记载的内容认定房屋状态。

综上,原告所有的五层房屋是有合法产权的房屋,被告将其强拆至三层半,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

    2)被告XX县城管的行政强制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

      1)根据《行政处罚法》及《行政强制法》,被告在没有进行法定程序的前提下对原告所有房屋进行了强拆,程序严重违法。

      2)被告依据“协商”进行强拆无法律依据。

      被告代理人在庭审中反复、多次强调被告与原告进行了“协商”,所以才对原告的房屋进行了强拆。《行政处罚法》、《行政强制法》等相关行政法律法规属公法范畴,行政机关与行政相对人之间不允许“协商”处理,暂且不说被告是否有相应证据证实原告“同意”强拆,被告与原告进行“协商”的行为无任何法律依据。

      3)被告在强制拆除原告房屋过程对原告进行断电、断水,执法手段违法。

    3)被告应承担违法强制拆除原告房屋对原告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

      2、被告认为:

    (1)原告被拆的房屋部分系违法建设。

      原告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04年将房屋建盖为5层,违反了《中国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64条的规定,所建盖的房屋为违法建筑。即使后来XX县住建局向原告补发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但原告实际建设房屋层数也与规划证的内容不符,并且还加盖至7层。四原告建盖的房屋明显超出了建设规划许可的范围,超出部分属于违法建筑,应予拆除。

    (2)对原告房屋进行强拆未违反法律规定。

      1)双方属协商拆除,而非强制拆除。

      因为其系同原告协商同意之后才组织人员进行的拆除,并且原告未对拆除行为进行阻挠,还自行收走了屋内物品和拆除后留下的建筑垃圾。

      2)原告建盖的房屋未按规划许可,擅自将房屋加盖至七层,应当予以拆除。

    (3)原告要求赔偿损失没有法律依据。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2条和第5条的规定,被告拆除的是原告房屋的违建部分,并未侵害四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其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五)本案焦点

      1、被告XX县城管行政强拆行为是否违法?

      2、被告是否应当向原告赔偿因强拆造成的经济损失?

      江川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针对焦点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64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16条、《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工作的决定》以及《XX县人民政府关于在县城开展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工作的决定》的规定,被告XX县城管作为负责XX县县城规划管理的行政执法机构,有权对辖区内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或者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或其他设施,形式责令停止建设、限期拆除、没收违法建设物和罚款等行政处罚权。

      被告XX县城管既然认为四原告未按照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规定进行建设,将规划许可为3.5层的房屋建盖为7层,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64条的规定,所建盖的3.5-7层房屋为违法建筑,欲给予行政处罚,则应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3条的规定,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告知四原告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告知四原告依法享有的权利,然后依据行政处罚法规定程序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四原告实施行政处罚。本案中,被告在未依法对四原告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也未依法责令四原告限期拆除和对强制拆除进行公告的情况下,即对四原告的房屋予以拆除,其拆除行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针对焦点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第8条第1款的规定和《中国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67条第1款的规定,被告违法拆除原告的房屋,致使四原告的财产权利受到损害,四原告有权要求被告予以赔偿。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四原告的房屋1-3.5层墙体开裂与被告的拆除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损失的评估值为81267.20元人民币;被拆除的3.5-5层的价值经玉溪明镜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评估为344400元人民币;被告拆除6-7层房屋的行为虽然违法,但是四原告未能证明其依法对6-7层享有权益,故法院不予支持;

   (六)行政诉讼结果

本案江川县人民法院判决:

    1、确认被告XX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拆除原告赵XX、李XX、赵XX、钟XX所有的位于XX县凤麓街道澄波花园XX号的房屋3.5-7层的行为违法。

    2、被告XX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5日内,赔偿原告赵XX、李XX、赵XX、钟XX因违法拆除给其四人造成的1-3.5层房屋墙体开裂损失人民币81267.20元、3.5-5层房屋损失人民币344400元。

    3、驳回原告赵XX、李XX、赵XX、钟XX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案例评析

    四原告的房屋被强拆后,四人委托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马军律师和张静律师作为案件的诉讼代理人,希望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马军、张静律师接受委后,向四原告详细了解了案情,并且到玉溪市XX县实地调研,了解到除了赵XX一家外,XX花园还存在大量类似的情形,即房屋所有权人建盖的房子超出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的范围加盖,但是这些加盖的房子有不少都通过合法手续取得了《房屋所有权证》。

    马军、张静律师仔细分析案情,通过实地调研了解当地情况,并积极与相关行政机关联系、沟通,最终确定下诉讼方案。经过梳理、归纳,本案存在以下几个关键点:

    一、原告赵XX、李XX、赵XX、钟XX四人共有的澄波花园14幢9号房屋是否违法建筑?

被告在诉讼过程中一直辩称:四原告在将房屋建盖至5层时并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于违法建筑。即使之后XX县住建局补发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但是许可证上规定的建设范围是4层,且所附施工图纸表面第4层仅允许建盖一半的房屋。但是四原告取得的X房权证凤字第10170号房屋所有权证显示,房屋总层数是5层,四原告对此享有合法权益。

    在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与房屋所有权证记载内容不一致时,对本案所涉房屋的合法权益范围该如何界定?原告的代理人认为: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9条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城市房屋权属登记管理办法》第5条规定,“房屋所有权证书是权利人依法拥有房屋所有权并对房屋行使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利的唯一合法凭证。依法登记的房屋权利受国家法律保护。”故房屋所有权证是证明原告依法拥有房屋的唯一合法凭证。其次,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取得在前,房屋所有权证取得在后,本着信赖保护原则和权利保障原则,当二者发生矛盾的时候,应认定在后的行政行为取代了在先的行政行为。     因此,原告所有的5层房屋是具有合法产权的房屋,被告将其强拆至3.5层,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在此可以认定6-7层是违法建筑,被告仅能对其经过法定程序进行拆除。

    二、被告XX县城管的强拆行为是否合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的相关规定,对违法建筑的处置及拆除需要经过一下程序:

    1、违法建筑的认定;

    2、违法建筑的行政处罚

    3、违法建筑案件的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阶段

    4、违法建筑的行政强制执行阶段

    本案中,被告仅向原告下发了《责令改正通知书》和《告知书》,并且其后就以程序存在瑕疵为由撤回了这两份文书,之后再未向原告下达任何文件,也未履行任何法定程序就对原告的房屋进行了强拆,甚至在拆除前以停水、断电的方式进行警告、示威。被告在诉讼过程中,称其拆除房屋的行为是与原告协商一致后的结果,可是法律并没有赋予相应的行政机关可以和行政相对人“协商”解决拆除违法建筑的权利,而且被告也无法出示证据证明原告同意其拆除行为。

    综上,本案中虽然四原告拥有的澄波花园14幢9号房屋存在超出范围建设的部分,但是被告在行政执法过程中未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拆除,并且超范围拆除,该行政行为违法并对行政相对人造成了较大的经济损失。


    本案发生的背景是玉溪市为维护澄江自然环境,改善旅游城市形象,整顿、治理澄江沿线范围内的违法建筑,涉及范围广、时间紧、任务重,对相关单位、人员都下达了工作任务,工作不力不达标即追责。在此情形下,行政机关对了积极推进工作,常常不注意工作方式方法,简单粗暴地处理问题。本案的判决首先给了当地政府很好的警示作用:行政机关必须依法执法,尤其注意程序合法,行政机关的权力必须在制度的笼子里依法运行;其次,原被告双方都积极地通过法律途径化解纠纷,未让事态进一步恶化,给XX花园其余面临同样情况的百姓提供了一条解决矛盾的路径,防止了群体性事件的发生,起到了良好的社会示范效果,真正彰显了公平正义的法治精神。最后,本案审理结束后,本案代理律师仍持续关注XX县城管的执法情况,发现本案判决生效后,XX县城管在后续的执法活动中做得非常好,严格依法执法、充分保障行政相对人的权利。代理律师希望要多通过行政诉讼来解决行政机关与百姓之间的冲突、矛盾,只有司法审判渠道通畅,才能真正彰显依法行政,才能真正化解因行政具体行为引发的社会矛盾!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