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刑事案件

典型案例

胡某贩卖毒品案

    一、案情简介

       胡某,男,1976年8月1日生,汉族,云南省镇雄县人,初中文化,2003年3月13日因犯抢劫罪被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2004年11月2日经减刑被释放;2007年4月12日因聚众斗殴被云南省镇雄县人民法院判处拘役五个月;2008年4月22日因涉嫌贩卖毒品被昆明市呈贡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7日被逮捕。昆明市人民检察院2008年12月25日,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2008年4月18日,被告人胡某组织、指挥被告人程世会、胡彦均、金怀友进行毒品犯罪活动,将从被告人程世会处拿到的毒资160000元交给被告人胡彦均、金怀友带到西双版纳景洪市购买毒品。2008年4月19日,由被告人胡某安排胡彦均、金怀友将购买的毒品交给被告人熊雄、覃绍荣、龙桓、徐军、潘志全、梁兴江,并指使上述六被告人携带毒品分别乘坐客车从西双版纳景洪市运输至昆明,途经本市呈贡县小王家营收费站时,公安民警抓获了被告人熊雄、覃绍荣、龙桓、徐军、潘志全、梁兴江,查获了被告人熊雄携带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99.5克(净重),被告人覃绍荣携带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80克(净重),被告人龙桓携带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81克(净重),被告人徐军携带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80克(净重),被告人潘志全携带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80克(净重),被告人梁兴江携带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80克(净重),全案共计缴获毒品甲基苯丙胺1100.5克(净重)。随后公安民警在呈贡县小王家营昆玉高速公路边的一加油站内以及本市盘龙区新迎小区周家营105号出租房内分别抓获了被告人胡某、胡彦均、程世会。


  张振宇律师接受委托时,胡某几乎占完了所有的从重情节:团伙主犯,教唆未成年人犯罪(覃绍荣、潘志全、徐军实施犯罪时均不满18岁),累犯。而自首、立功情节皆无。

  张振宇律师告诫胡某,要保其性命,必须做到二点,一是保持一贯良好的认罪态度,不可以瞎翻供,靠无根据的翻供只会自找死路;二是必须具有立功的表现。根据公安工作的经验,

  张振宇律师告知胡某,在看守所里立功的机会是有的,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意识,能不能抓住机会。

  结果胡某在看守所里抓住了机会,发现和检举了同监舍犯罪嫌疑人体内排毒的事实,其立功表现得到了人民法院的认可,最终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保住了性命。

  本案的成功,充分体现了张振宇律师“律师的工作重点不止在法庭上”的办案理念。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告人胡某的辩护人,现根据本案的事实和有关的法律规定,谨发表辩护意见如下,请予采纳。

  本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胡某犯贩卖运输毒品罪不持异议,辩护观点有四:

  1、本案不涉及毒品再犯的问题。

  虽然庭审中公诉人宣读的有关被告人供述涉及到毒品再犯的问题,但起诉书并未涉及,公诉人当庭亦表明其宣读有关的证据,并非针对毒品再犯,本案不存在毒品再犯的问题。此问题,控、辩双方认识一致,本辩护人不再赘述,唯请合议庭关注。

  2、被告人胡某具有立功表现。

  呈贡县看守所向本辩护人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2008年11月18日19时40分,同监室犯罪嫌疑人唐庆排泄出两粒可以毒品(毛重9点25克)来,被其(被告人胡某)发现后,并及时举报给我所管理民警。他的这一行为,使唐庆受到了应有惩罚,同时又消除了看守所的一大不安全隐患,情况属实(因相关证据看守所只向司法部门出具,本辩护人根据刑诉法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向合议庭申请过调取相关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自首和立功具体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根据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分子到案后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应当认定有立功表现”之规定,虽然相关证据有待调取,然而,被告人胡某的立功表现已不容置疑。

  首先,毒品可疑物由犯罪嫌疑人唐庆体内排出,非毒品不会藏匿于体内,司法实践中无一例外。

  其次,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求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从量刑来看,该条第四款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高人民法院法释(2000)13号“关于审理毒品案件定罪量刑标准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把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七克以上不满十克,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因此,被告人胡某的检举,无疑使犯罪嫌疑人唐庆将受到应有的惩罚。

  3、本案证据无毒品含量鉴定结论。

  本案纵观公诉机关的举证,无毒品含量的鉴定结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关于死刑案件的毒品含量鉴定问题”之:“可能判处死刑的毒品犯罪案件,毒品鉴定结论中应有含量鉴定的结论”的规定,无毒品含量鉴定不应当适用死刑。

  4、办案毒品为流入社会。

  本案因侦查机关全程监控跟踪,及时查获毒品,使毒品未流入社会,本案社会危害性较小。

  以上四点,请合议庭予以重视和确认,并结合被告人胡某较好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作出罪刑相一致的处罚。

  此致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张振宇律师

  2009年6月5日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