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刑事案件

典型案例

柴某运输毒品案

  一、案情简介

      柴靖,男,1980年10月19日生,汉族,大学文化,无业,住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乌兰30号。2010年1月16日因涉嫌运输毒品罪被刑事拘留,同年2月11日被逮捕。云南省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向云南省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2010年1月中旬,被告人段建根、黄正国受毒贩蒋发成(在逃)指使,欲运输毒品至昆明。1月14日16时许,段建根在缅甸木姐与缅甸毒贩接到藏匿有毒品的两个编织袋并携带至畹町与黄正国汇合。后黄正国驾驶自己的云NQ9672号二轮摩托车与段建根一起携带藏匿毒品的两个编织袋经芒市、龙陵象达、碧寨,过怒江至施甸万兴。1月15日11时许,行至施甸万兴乡大水村大干沟时被施甸县公安局抓获。当场从二被告人携带的两个编织袋内的枕头里查获用透明塑料袋包装的毒品海洛因54袋,经称量,净重1678克。1月16日10时,二被告人配合施甸县公安局在昆明市五华区黑龙潭公园门口将前来接毒品的被告人柴靖抓获。

  张振宇律师从被告人柴靖系起辅助作用的从犯;被告人柴靖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被告人柴靖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对于被告人柴靖,本案查获的1678克毒品不应该作为量刑的主要依据;被告人柴靖没有前科,毒品被及时查获没有流入社会五个本案的焦点提出辩护意见。

  最终一审法院判处柴靖有期徒刑十年


  二.本所律师发表的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作为被告人柴靖的辩护人,根据案件的事实和相关法律的规定,谨发表辩护意见如下,请予采纳。

  一、被告人柴靖系起辅助作用的从犯。

  起诉书指控,2010年1月15日11时许受在逃的蒋发成指使的本案被告人段建根、黄正国驾驶二轮摩托行至施甸万兴乡大水村大干沟时被施甸县公安局抓获,当场从二被告人携带的两个编织袋内的枕头里查获用塑料袋包装的54袋海洛因,净重1678克。1月16日10时许,二被告人配合施甸县公安局在昆明市五华区黑龙潭公园门口将前来接运毒品的被告人柴靖抓获。

  本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柴靖犯运输毒品罪不持异议,通过法庭调查和质证,公诉人当庭认定被告人柴靖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补正了起诉书的不足,这一与本辩护人观点一致的客观认定,体现了公诉人实事求是的作风,本辩护人予以高度的赞赏。

  但是,本辩护人必须进一步指出,被告人柴靖不过是被人利用而起辅助作用的小马仔而已。

  有以下事实为证:一是被告人段建根、黄正国受雇于蒋发成和女老板,二人费尽心机将毒品从缅甸木姐,经畹町、芒市、龙陵象达、碧寨、过怒江至施甸万兴,直至被施甸县公安机关抓获,而柴靖是于接毒品的头天晚上接网上认识的网友李新才(根据柴靖的交代李新才这个名字应该是个假名,因为柴靖见过其驾驶证,上面的名字不是李新才)的电话,帮李新才去接包裹(柴靖感觉是违禁品,李新才没有明说)的;二是被告人段建根、黄正国不认识被告人柴靖,他们之间没有电话上的联系,他们分别通过蒋发成或者一个女老板与李新才联系;三是女老板为了证实柴靖是不是来接货的人,要求柴靖付给来人,即段建根600元钱,柴靖不知道双方约定的这一细节,只好返回去找李新才拿来600元钱;四是被告人段建根、黄正国为了14000元的好处费而运输毒品,而被告人柴靖与李新才连钱都没有提起过;五是被告人段建根、黄正国知道运输什么毒品以及毒品的数量,而被告人柴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毒品,更不知道毒品的数量;六是抓获被告人柴靖后,搜查柴靖住处时并没有查获毒品和与毒品有关的资金。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在关于“毒品犯罪的共同犯罪问题”中指出:对于确有证据证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不能因为其他共同犯罪人未到案而不认定为从犯。

  因此,本案事实充分证明被告人柴靖实为起辅助作用的从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七条的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

  二、被告人柴靖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

  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本案中,施甸县公安局抓获被告人段建根、黄正国后,在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的协助下,通过段建根和侦查人员一起在黑龙潭公园门口交接毒品,抓获被告人柴靖,被告人柴靖的犯罪行为因为其意志以外的原因是不能得逞的,因此,符合我国刑法关于犯罪未遂的规定,庭审中公诉人已经认可了被告人柴靖的行为属于犯罪未遂,控辩双方的观点达成一致,本辩护人不再赘述。

  三、被告人柴靖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

  被告人柴靖自始至终对自己的犯罪行为均有深刻的认识,并且交代之前还帮李新才接过二次毒品,一次是2009年的5月,李新才叫被告人柴靖去公交车站帮忙接一个叫“阿芳”的女人,李新才突然在他们途经的前方出现,“阿芳”手上什么也没有拿,但李新才的行为显得很神秘,被告人柴靖感觉和电视里见过的毒品犯罪的情景有些相似,因此怀疑李新才与毒品有关,但李新才并没有向柴靖明说;另一次是2009年的10月,李新才请柴靖帮其接收了托运部送来的茶叶,李新才也没有对柴靖明说,只是柴靖感觉与毒品有关联。柴靖解释了李新才给过柴靖2000元钱的情况,第一次柴靖向李新才借二百元钱时,李新才让柴靖去接“阿芳”,之后李新才给了柴靖1000元钱,柴靖发工资后还给了李新才;第二次托运部送茶叶来时,柴靖帮李新才签收茶叶时垫付过5、6百元钱,李新才拿走几饼茶叶后,在柴靖的桌子上放了1000元钱。

  被告人柴靖的以上供述由于没有其他证据相印证,因此无法查证,起诉书没有指控是正确的,庭审中公诉人多次提到柴靖曾两次为李新才接毒品,不过是为了证明柴靖对毒品犯罪是明知的。但是,本辩护人需要指出的是,被告人柴靖对前二次接毒品情况的交代,恰恰证明了其认罪态度好。

  被告人柴靖被抓获后,积极配合公安机关抓捕李新才,李新才于柴靖被抓后打过几个电话给柴靖,柴靖都根据侦查人员的安排与李新才周旋,这些被通话记录证明了的事实本应该由侦查机关出具情况说明予以说明,然而,侦查机关对有利于被告人柴靖的这一情节只字不提,在侦查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中只提到“柴靖只知道他叫李新才,不知道他的真是姓名,也不知道李新才的家庭成员和住址,故无法查证”,这一点请法庭予以关注,柴靖积极配合侦查机关抓捕李新才的行为,证明其有悔罪表现,不能因为没有抓获李新才而予以否认。

  本辩护人还注意到,公诉人据以认定被告人柴靖毒品犯罪的讯问笔录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孤”,即有关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相印证,纯属孤证。如,柴靖就前两次为李新才接毒品的供述,不能认定为事实。公诉人在举证说明中笼而统之,容易误导法庭,使审判人员形成对被告人柴靖不利的“心证”。

  二是“缺”,即对被告人柴靖有利的问题没有讯问。如,被告人柴靖事前是否知道有多少数量的毒品,李新才有没有给予被告人柴靖报酬等。

  三是“推”,也许用“诱”更合适,即在前几次的讯问中,被告人柴靖还能清楚地交代其感觉到是毒品,但经过侦查人员太极推手般的讯问,到后来成了直接就明知是毒品了。

  以上三点请合议庭在评判证据时予以关注!

  四、对于被告人柴靖,本案查获的1678克毒品不应该作为量刑的主要依据。

  根据本案查明的案件事实,在逃的蒋发成、女老板和李新才是主犯,被告人段建根、黄正国是积极参与运输的起次要作用的从犯,而被告人柴靖是连是什么毒品以及毒品的数量都不知道,也不追求报酬的起辅助作用的从犯。根据罚当其罪的原则,对被告人柴靖判处刑罚时不应该以本案的毒品数量作为主要依据。

  五、被告人柴靖没有前科,毒品被及时查获没有流入社会。

  被告人柴靖没有前科,其出生在内蒙古的农村,家景并不富裕,全家人为供其上大学节衣缩食,其本该回报社会,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时,却被人利用误入歧途,走上了犯罪道路,幸好本案的毒品被侦查机关及时查获没有流入社会,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被告人柴靖的主观恶性不深。

  综上所述,被告人柴靖既有系起辅助作用的从犯、犯罪未遂的法定从轻减轻情节,又有系初犯、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等酌定的从轻情节,请求法庭判处其10年以下有期徒刑。

  此致

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张振宇律师

  2010年7月13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8.22森林警察房建云持枪杀人案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