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0871-63184701/6313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典型案例 > 民事案件

典型案例

转载他人作品的侵权认定

  一、案情简介

  2008年12月1日,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网站“新闻中心”发布了彭某某撰写的《螺蛳湾脚步声声》(以下简称《螺》文)一文,同时使用了彭某某三幅摄影作品,即《1992年时的螺蛳湾市场第一期市场》、《1995年时的螺蛳湾市场第一期市场》和《螺蛳湾二期到三期的连接通道》(原告当庭放弃对第三幅照片的诉求),但未向彭某某支付报酬。2009年5月18日。彭某某委托昆明市真元公证处对新浪网站的相关侵权网页进行了证据保全。根据《著作权法》第46条第(7)项及《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32条的规定,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使用彭某某作品后,未依照法律规定在一定期限内向原告支付报酬的行为,已侵犯了彭某某获得报酬的权利,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将被告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向彭某某赔礼道歉,并赔偿彭某某经济损失10000元。


  二、本案的焦点、难点

  本案的焦点和难点在于:(1)转载是否需要著作权人许可及法律责任?(2)网络著作权诉讼的管辖权,著作权人是否可以在昆明起诉新浪网?


  三、判决结果和理由

  (一)判决结果

  1. 被告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彭某某作品使用费及为维护权益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5000元;

  2. 驳回原告彭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判决理由

  原告彭某某是《1992年时的螺蛳湾市场第一期市场》、《1995年时的螺蛳湾市场第一期市场》两幅摄影作品及《螺》文的作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以下简称《著作权法》)第3条第(1)项和第〔5)项的规定,享有该两幅摄影作品及文字作品的著作权。根据《著作权法》第32条第(2)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32条的规定,除著作权人事先声明不得转载外,被告新浪公司不需经过著作权人同意就有权在其网站上转载著作权人发表在报纸、刊物上的文字及摄影作品,但须注明作者和作品出处,并在转载后的两个月法定期限内向著作权人支付作品使用报酬。本案中,原告在《春城晚报》上刊登涉案《螺》文及所附摄影作品时并未曾作出过不得转载的声明,故被告有权转载该文及摄影作品。然而,被告转载后未在合理期限内向原告支付作品使用报酬,损害了原告获得报酬的权利,依法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综合考虑涉案文字及摄影作品的内容、学术价值以及原告为维护权益所支出的合理费用,本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作品使用费及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5000元。另外,由于被告新浪公司转载《螺》又及摄影作品时己经注明作者姓名和文章出处,没有侵犯原告的人身权益,因此,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四、本所律师发表的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我受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指派,担任原告彭某某的委托代理人,今天参加庭审,发表以下代理意见,请合议庭采纳:

  2008年12月1日,被告“新闻中心”发布了原告撰写的《螺蛳湾脚步声声》一文,同时使用了原告享有著作权的《1992年时的螺蛳湾市场第一期市场》和《1995年时的螺蛳湾市场第一期市场》两幅摄影作品,但至今未向原告支付报酬。

  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32条规定,使用他人作品的,应当自使用该作品之日起2个月内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根据《著作权法》第46条规定第(7)项的规定,使用他人作品,应当支付报酬而未支付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所以,被告在使用原告作品后,未依照法律规定在一定期限内向原告支付报酬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原告著作权中获得报酬的权利,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6年修正)第1条规定:网络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侵权行为地包括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网络服务器、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对难以确定侵权行为地和被告住所地的,原告发现侵权内容的计算机终端等设备所在地可以视为侵权行为地。

  综上,请求贵院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依法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

  委托代理人: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

  律师:张宏雷

  二〇〇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五、办案体会

  在代理知识产权案件中,要充分重对新公布的案例的分析和引用。

  本案系“起死回生”后胜诉的案件。一审开庭时,得知被告新浪网缺席,原告以为将“不战而胜”。谁知开庭时法官提示,此前昆明中院均裁定此类网络著作权案件由被告所在地法院管辖,本案将例行移送北京相关法院。原告律师向法院提交了《中国法院网》“中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网”上多个公证保全地法院对网络著作权侵权案件予以管辖的公布案例后,昆明中院接受了原告关于管辖的意见,最终判决原告胜诉。原告律师为此撰写了《必须到北京才能起诉搜狐、新浪吗?再议网络著作权侵权案件管辖》一文,编入了法律出版社2010年出版的《知识产权律师实务》一书。

  原告在向多家侵权主体(主要是传统媒体和网站)主张图片权利时,甚至遭到对方的嘲笑,认为原告是敲诈勒索。原告委托律师发出律师函后,多家侵权方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纷纷上门赔礼道歉并支付稿酬,算是知错能改。而新浪网在败诉后,一直未履行判决赔偿,直到被法院前往北京强制执行,才“临时抱佛脚”,匆忙来电与著作权人协商支付赔款,最终被拒绝。很多诉讼当事人,包括一些大公司,不能正确看待诉讼和吸取经验教训,特别是不能正视败诉,最终导致一错再错,雪上加霜。可见,法治进步,不只是国家和司法部门的事情,每个诉讼参与人,都是其中一份子。

  另外,网络侵权已是世界性的问题,而在我国,问题尤为严峻。“百度文库”风波正是例证,如果司法保护的结果是著作权人日益弱化,侵权方甚嚣尘上,最终将导致国家和民族创造力的丧失。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15号